你我书屋

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

第九八章:第一轮二五组至三二组(1)

    梁平在看着风信子佯装出来的坚强之时,心头莫名的酸楚。林诺已经从这个世界永远的消失,他是死于这个毫无人性的游戏系统。

    罪魁祸首,陈海首当其冲,而那个从未蒙面的父亲,却是作为这个罪魁祸首最坚实的后盾。

    再次想到在终极地狱流浪街的时候,狂龙在世挥剑残忍的斩杀养父之时,那种痛心疾首的愤怒感。

    只想着冲上去替风信子解决眼前的危难。

    然而神王秋境曾说过,不要为了个别人而毁了大局。自己存在的意义,并非为了某一个人的存在。而是要拯救整个盛世大陆,恢复灵州大陆的秩序,替那些尚未进入游戏,和已经进入游戏的玩家们找到生的机会。

   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风信子缓步走上擂台。

    10级的驯兽师,面对等级未知的画师,这同样需要冒着极大的风险。

    然而在49号驯兽师风信子走上擂台之际,却意外的发现50号画师迟迟未能走上擂台。

    台下的众人都在寻找50号画师的所在,然而终于在擂台下的角落里看到了50号画师。

    原来他只是个年月10岁的孩童罢了。他的身上没有灰色长袍,也没有月影毛笔,连一剑堪能入眼的兵器都没有。

    大家这才注意到,他一直蜷缩在那里瑟瑟发抖。或许面对这接二连三的死亡,他已然无力登上擂台了吧。

    只是奇怪的是,先前并未发现他的存在。他是怎么拿到50号的号牌的。

    蘑菇公子见到这个孩童的时候,突然惊呼一声不好!

    梁平为之一震,急切问道:“什么不好。”

    蘑菇公子那秀丽的眉头徒然紧皱起来道:“快去阻止风信子,她可能要做傻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梁平惊醒过来,转目看向擂台上的风信子,才发现她丢弃了手里的月影法杖,并当众解开了钱帮任务馈赠的灰色长袍。

    立时,只见她身穿一件白色体恤,一条洗得近乎发白的牛仔裤上,还有破了几个小洞。不知何时,她的手里多出了一柄尖利的匕首,高举过头,向众人高呼道:“这是一个变态的杀人游戏,如果大家还有一点点的人性,都应该明白,每个人都有家人,有自己该有的生活,都应该回到现世里,去完成自己该完成的使命,无论是在这里丧生,还是在这里剥夺了别人生的权利,都是罪大恶极的存在,所以我们希望大家可以一同抗议,反对白骨,一起冲出这个游戏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却是哑口无言。没有人附和她的言辞,也没有人提出抗议。

    梁平已然迈开脚步,准备走上擂台。

    然而风信子极为敏感的朝着梁平怒喝道:“我知道你也内心有愧,我知道你的无奈和自责,所以你大可不必考虑太多,接下来我就会追随林诺而去,你们不必为我感到难过,我只是想安安静静的离开这个世界,只是不想林诺一个人孤单的去到另一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语罢,她视死如归的猛地将手中的匕首刺入自己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她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之声。

    hp立刻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740/750

    hp持续的下降,她体内的鲜血顺着她的匕首,缓缓的溢出来。擂台上被她的鲜血染红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然而她一直用目光警示着梁平,禁止梁平的靠近。

    梁平已然落下自责的泪水。仍然是想着自己不该突破10级的瓶颈,只要林诺不死,风信子一定会有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而此刻,台下的那个10岁大的孩子,竟然悄悄的走上了擂台。

    出现在风信子跟前的时候,风信子竟会变现得一脸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.....”

    大家看到了风信子的泪水,但风信子的hp极速下降。

    40

    30

    20

    10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