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我书屋

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

第五九章:铜人劫(1)

    夕阳褪去了光的热,他们额间的牛毛汗珠也很快冷却。

    通往铜人镇的官道的确畅通无阻,梁平的担忧也无法立刻得到解决。本想发个语音信息问候,却又觉得无法立即出现在银都城,一切都显得不够诚意。

    蘑菇公子似乎看穿了梁平的心情,一脸安慰道:“你担心着银都城的安危,这一点真的很难得,无论你的能力,你的思想是否真的强大,但我相信,你迟早会成为一个真的强大的男人,你放心吧,只要我们解决了死亡之都的问题,银都问题就会不攻自破。”

    梁平虽未真正领教过蘑菇公子的能力,但无端的就能对她葆有极大的信心。可是心中仍不禁担心,银都城真的能安然度过这段艰苦的岁月么。

    来到铜人镇外,已经是明月高悬的傍晚。铜人镇沐浴在皎白的月光之下,显得恬静安详。

    籍着月光,也不难看出铜人镇是一座古镇。

    古镇的外围没有高耸的城墙,只有平凡的民居,只有狭窄的街道,只有泥泞的山间小路,只有几座千年古刹堪能入眼,但它依水傍山,却是一处极好的养生之所。

    “哟西,这里就是铜人镇么,千年古镇,竟然保护得如此完好。”蘑菇公子突然展开双臂,像是拥抱着蓝天明月,一脸畅快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梁平也闭上眼睛,深呼吸,顿时心情也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这里充满了大自然的气息,如果能常年于此,那么也就不枉此生了。”

    蘑菇公子的话,激起了了梁平更深层的兴趣。突然想到在终极地狱,蘑菇公子的身份还是夏红梅的时候,就一直渴望得到一处自己的住所。

    便也是展颜一笑道:“那有什么难的,如果你真的想住在这里,待我们解决完所有的事情以后,我亲自给你在这里买一套房子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蘑菇公子闻言,却是一脸感激的笑着。

    但又无奈说道:“如果真的能够如愿以偿,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,但你有所不知,灵州大陆所有的王侯贵胄,谁不想居住在铜人镇,可是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价值千金,寻常人是根本就住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梁平闻言,却是心头一惊,四下环顾一眼,纵然这里的环境极好,可毕竟太过平凡,要说价值千金,似乎也有点过了头。

    岂料蘑菇公子突然说道:“从表象来看,铜人镇只是普通的乡镇,而且看起来是一个相对贫穷的乡镇,但是居住于此的人,因为常年呼吸这里的清新空气,食用这里生长出的食物,他们的身体都可以像铜一般的坚硬,刀枪不入。”

    “噢?竟还有这般神奇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梁平心头暗暗惊叹,这灵州大陆果真如同仙界一般,不仅拥有可以存活几千年的人类,还能有各种神迹的出现。

    “可是仍然有许多人不愿意住在这里,愿意来的人,大部分都是活腻了,想要趁早聊此残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梁平惊呼问道:“那又是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蘑菇公子可爱一笑道:“因为他们想刀枪不入,自然也是会付出一些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“额.....”

    走进铜人镇,蘑菇公子不再说话。梁平亦保持着沉默。

    周围一片死寂,根本无法感受到丝毫生的气息。

    铜人镇的街道如同深巷,冗长而昏暗,几率淡淡的月光斜洒进来,却也能看清脚下的路。

    梁平走在蘑菇公子的身前,手中的流云剑已经做好了戒备之势。

    然而惊讶的是,根据陈海的设定,这里应该有铜人怪物的出现。然而在铜人镇内转悠了将近10分钟,不仅没有看到半条怪物的踪影,就连一个活生生的人类,都未曾见到。

    蘑菇公子突然紧拽着梁平的手,一脸沉重道:“传闻铜人镇日夜灯火不熄,可是这里如此的昏暗,跟传言完全不同,难道是发生了什么意外。”

    梁平眉头一蹙,心中暗忖,难道是铜人作怪么。一时不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蘑菇公子像是突然想到了些什么,便是继续说道:“铜人镇的灯火不熄之说,难道只是无稽的传言,或是这里的人都已经油尽灯枯了么。”

    梁平紧蹙的眉蹙得更深了,禁不住问道:“铜人镇的灯火日夜不熄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传言说,铜人镇的每一个住所里的人,都是一座铜人灯塔,他们天生就是可以居住在铜人的宿命之人,即便他们穷得没有一个铜板,他们仍然可以安然的居住在此。”

    梁平顿时心头一寒,原本想要给蘑菇公子买一套房子安置于此,看来是无法实现了。但心中更为震惊的是,难道真的是所有人都死了么。

    便是拉着蘑菇公子玉葱般娇嫩的手,潜入一家农户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这家农户正好是在铜人镇的中心。

    “嘎吱”

    推门进去,只见这里是一个摆满了陶瓷的四合院。只是四合院的每一道门的入口,都悬挂着一个八卦镜。神似现世里驱邪避凶之物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四合院的东、西两道门上,都贴着红色符咒,而北面,也就是大堂的门上却是贴着紫色符咒。

    在月光的照射之下,那紫色符咒发出淡淡的浅芒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。”梁平不可思议的问道。

    蘑菇公子纵然自忖博学多才,通古晓今,却也对此感到迷茫。

    “我...也暂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。”

    梁平感到蘑菇公子的手心开始冒汗,似乎也特别的紧张。这样的紧张情绪似乎极容易传染,令梁平的掌心也无端冒出冷汗。

    蘑菇公子突然甩开梁平的手,一脸不悦道:“你一大男人怎么这里胆小,快,你去看看大堂里面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额...”

    梁平原本并没有那般紧张,可是见蘑菇公子一脸的迟疑,便是也感到一丝凝重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你连地狱都敢闯,还怕这样一个小小的农户么。”

    “切,谁跟你说我怕了。”

    梁平不服输的大步走近大堂,但尚未看清那紫色符咒的模样,便是听到大堂内传出一阵异响。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如同有人在用木棍拍打棉被一般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那声音并非一响而止。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愈渐急促的声音,在这昏暗的四合院里却又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但梁平长剑冷然一抖,划过冷冽的疾风,长剑铮铮作响。

    “嘎吱”

    梁平小心翼翼的推开大堂的木门。试探的望向大堂内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嗷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