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我书屋

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

第十三章:魔岩高马贼(1)

    “话是这样说没错,可是牧野,我觉得你还是应该要去钱帮交一下任务,并且向他们说明一下情况,以后再出发死亡之都,毕竟我们要去那么远的地方,应该多一些准备,最起码还要跟墨羽居的人招呼一声吧。”

    墨羽迟疑片刻,带着商量的口吻,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梁平闻言,沉思片刻,也觉得她说得极有道理,毕竟墨羽是墨羽居的大弟子,虽然失去了记忆,但毕竟是墨羽居的人,这样突然的离开,恐怕会让墨羽居的人感到恐慌。

    “那好,现在天色已晚,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,到魔岩高的寨子里休息一下,明天再回银都。”

    根据记忆,魔岩高的设定中,的确是有寨子的存在。替墨羽服下了hp药水,便开始出发魔岩高。

    通关要塞的密林里,连半点月光都难以透入,他们一路西进,摸黑走了小半夜,才走出那片密林。终于看到那一轮皎白的皓月。魔岩高的山峰,高耸在月色下,青朦的山景,充满了神秘。

    “原来魔岩高的海拔如此之高。”

    看到那犹如陕西华山一般高耸的山峰,梁平心头为之震撼。但四目望去,魔岩高山体的庞大,恐怕也可与山东泰山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“海拔?”

    这个词对于墨羽实在有些陌生,便是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梁平这才将实现转向墨羽。月光下的墨羽,白皙的肌肤有种剔透之感。那双乌黑的眸子,在夜色下,也同魔岩高的山景一样,充满了神秘之感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忽地,偌大的魔岩高山峰之上,传来一声狼嚎之声。

    “咦,这里也有狼?”

    梁平惊呼一声,这可与设定全然不同,游戏系统里的设定,只有北原之上才有草原狼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了,这样的山里有狼的存在,本来就没什么稀奇,难道有什么不对。”

    墨羽望着梁平,忽闪忽闪的眨着眼睛道。

    “ok,没什么不对,不管怎么样,我们先去寨子里借宿先。”

    梁平深吸一口大自然的清新空气,便是自然的拉着墨羽的手,向着更深的山林里走去。

    山林之间,有一条并不宽敞的羊肠小路,小路倘佯在月光之下,泛着隐隐红光,就像是一条血路一般。起初,他们两人都没有感到有何异常。毕竟红土地也不是什么特别稀奇之物。

    但是走了一小段以后,山林的野风,呼啸而过,不仅透着毛骨悚然的风声,更夹杂着隐隐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“墨羽,小心,可能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梁平全身警戒。

    墨羽也跟着警戒起来,再一次从掌心唤出那杆巨大的毛笔。

    “铛铛铛”

    突然,前面不远处传来刀剑交鸣之声。

    “前面发生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脸紧张的飞奔而去,很快,便看到月光下的一个小山寨。他们躲在山寨外的杂草之中,之间山寨内一片刀光剑影,喊杀之声不绝于耳。一群黑衣刀客纵马入寨,见人就杀,就连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弱病残,都全无放过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真tm嚣张,今日我非得教训他们不可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梁平心头那一丝小小的正义感,被完全的激发出来。

    墨羽却突然伸手拉住梁平,轻声道:“牧野,等一等,还是少管闲事为妙,毕竟那不是你该管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不是我该管的事情?”

    梁平不可思议的回眸看向墨羽,对墨羽此言,充满了不理解。

    墨羽继续说道:“在盛世大陆有太多不平之事,你不可能管得了天下所有的不平之事,或许他们今日的遭遇,就是他们人生中应有的宿命和归宿。”

    “呵”

    梁平闻言,冷笑一声,狠狠的甩开墨羽的手,背对着墨羽,冷声道:“墨羽,我原以为你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姑娘,可是现在看来,是我错了,你根本就是冷血无情之人,难道你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,在你的眼前发生,而无动于衷么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错了,牧野,在北原的时候,你也亲眼见证过什么才是疯狂的杀戮,成千上万的人命,生死不过旦夕之间,那种血流成河的场面,是没有人在乎别人的生死的,我敢保证,如果有一天你遇到危险,也不会有多少人会在意你的生死,他们只会袖手旁观,冷眼相看罢了。”

    墨羽一脸怅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激发了源自梁平内心深处的回忆,在北原发生的一切,的确让他感到震撼,但那是真实的牧野的记忆,却不是梁平的记忆。即便拥有了牧野的身体和记忆,但其实内心之上,他仍然是梁平,那个来自现世的屌丝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仍然只是冷冷一笑道:“既然你已经决定要做冷血之人,那么我们就不是同道之人,你们的目的是什么,跟我已经没有关系,我来这里,只是为了完成我该完成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梁平纵身一跃,便是跃出丈许的距离,再次跃起,便已经来到了那个山寨之前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举剑暴喝一声,梁平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。

    “有种的就冲我来!”

    众马贼闻言,都是带着惊异的目光投向梁平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一个独眼的马贼面色阴狠,手中巨刀冷然一抖,刀身用力拍了拍马背。

    “嘶”

    骏马一声嘶鸣,便是飞快的冲撞向梁平而来。

    梁平面色沉定,挥剑相迎,身形却是一动不动的伫立在那里。